最新成果

卢华:土地细碎化、非农劳动供给和农地经营权流转研究
 
[发布时间:2019-01-06 19:21:54] [访问量:]


中国农业出版社,2018年


土地细碎化、非农劳动供给和农地经营权流转研究

 沿

“农民与土地”的关系是新形势下农村改革的主线。一方面,刘易斯拐点到来表明我国农村不再存在剩余劳动力,而数据显示我国农业劳动力规模依然庞大,我国仍有2亿多的农民需要在农村有事可做,自耕农户仍将会是我国农业经营的主力军。可预测的是,在当前中国农村改革和城镇化推进的过程中,未来一段时间内,大量农村劳动力仍会持续向城市和非农部门转移,转移模式也会由个体向举家迁移居多。随着农村劳动力的大量非农供给和农业劳动生产效率增长缓慢,农业增长和粮食自给可能受到威胁。在中国广大农村地区,似乎也出现了农地的粗放经营甚至“抛荒”现象,“地动”滞后于“人动”状态也仍然存在。另一方面,土地细碎化经营作为我国农业生产的基本特征之一,不仅关乎农业生产,也影响劳动利用。在非农工资不断上涨,农业劳动资源不断变化的环境下,土地细碎化对农业生产的种种影响也将使农村劳动力在农业和非农用途配置中发挥更大作用,农户非农就业和农业生产之间的相互联动关系将表现得更为明显。过去,在农村劳动力大量剩余的特定条件下,土地细碎化可能利于劳动利用和农业生产。现在,非农就业机会增多,外在非农工资上涨,农业劳动资源正发生变化。农地经营权流转市场发展带来土地的资产功能和农民的土地禀赋效应增强,也为治理土地细碎化提供了思路。在此背景下,土地细碎化对农业生产和劳动利用的影响又如何?在收益最大化驱使下,农户是否也会调整自己的耕地资源配置?现阶段“地动”滞后于“人动”状态仍然存在,这种现象又是为何?

本研究主要采用描述性统计和计量模型的方法,分析在外在非农工资不断上涨,农地和劳动就业市场快速发展,家庭举家迁移增多的背景下,土地细碎化对农业生产和非农劳动供给的影响,及土地细碎化和非农劳动供给对农地经营权流转的影响,主要研究内容和相关结论如下:

研究内容一:土地细碎化对家庭用工、生产环节外包、粮食生产等的影响。

本部分主要利用农户微观调查数据,在农地市场快速发展和外在非农工资不断上涨的背景下,首先从风险和劳动是否充分利用角度,分析土地细碎化对多样种植和家庭用工的影响。其次从农业生产角度,分析土地细碎化对生产环节外包和粮食生产等的影响。研究结论表明:土地细碎化促进了多样种植,但并不会显著促进农户增加家庭用工,一定程度反而会减少家庭用工量。此外,土地细碎化阻碍了农户生产环节外包,降低了农户采用生产环节外包的概率。最后,现阶段粮食生产中并不存在规模报酬递增特征,土地细碎对粮食规模报酬的影响为负,可能是粮食生产不存在规模报酬递增的主要原因之一。综合来看,土地细碎化对农业生产的负面影响开始凸显。

研究内容二:刘易斯拐点背景下土地细碎化对非农劳动供给的影响

本部分先梳理土地细碎化对非农劳动供给的可能作用机制,并基于微观农户模型,定量分析其对农业劳动边际生产力和非农劳动供给的影响。研究结论表明:土地细碎化对农业劳动边际生产力存在负面影响,降低农业劳动边际生产力的同时也降低了粮食生产,提高了农户非农劳动参与概率和非农劳动供给时间;本研究还区分年龄段予以稳健型检验,并得到一致结论。

研究内容三:土地细碎化和非农劳动供给对农地经营权流转的影响

本部分从家庭联合决策和劳动异质性视角出发,定量估计家庭非农劳动供给对农地经营权流转的影响,并从家庭不同非农就就业程度和不同区域予以稳健型检验。研究结论表明:土地细碎化对农地流转决策和流转数量均存在一定程度的影响,土地细碎化增加了非农劳动供给对农地流出的影响,且在女性非农劳动供给对农地流转影响中的作用更大。此外,随家庭非农劳动供给程度上升,女性非农劳动供给对农地流转的影响由不显著变得显著,增加农地流出,减少农地需求,且相比男性,女性非农劳动供给的影响更大。最后,东部、中部和东北地区家庭女性非农劳动供给对农地流出具有显著影响,土地细碎化会增加东部、西部和东北地区非农劳动供给对农地流转影响的程度。

综合上述三方面的研究内容,本研究得出如下结论和政策启示:

面对农地和劳动市场快速发展,土地细碎化一定程度会降低家庭用工量,阻碍农户采用生产环节外包,对粮食生产和规模报酬的影响为负。土地细碎化降低农业劳动边际生产力的同时促进了非农劳动供给,并引致耕地资源再配置,加强了非农劳动供给对农地流出的影响,且在女性非农劳动供给对耕地资源配置影响的作用中更大。

因此,对于当前农户自发的类似整村租入,或相邻地块整片租入,或干脆把细碎化的边缘土地撂荒,实现规模经营的,政府及相关部门可以为这种自发的转变提供政策及相关配套支持和引导。并辅以成本-收益理性计算,帮助农民在土地实际经营过程中规避细碎化问题。其次,在促进非农劳动供给中,应看到男性非农劳动供给和女性非农劳动供给的阶段性差异,以及家庭迁移的这种变化趋势。政府及相关部门在加强非农就业培训或提供非农就业机会时,应更多提供适合于女性的和就近就地的非农就业机会,以降低家庭对土地的依赖。最后,也有必要继续加大农村土地整理和高标准农田建设,为粮食生产、农机使用和农业劳动边际生产力提高创造良好的外部条件。

本书的出版得到了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青年项目“农户异质性视角下农地流转和地权稳定与耕地休养行为研究(71803071)”、中国博士后科学基金特别资助项目“地权差异、地块连片经营与农户耕地休养行为研究(2018T110655)”、中国博士后科学基金面上项目“异质视角下耕地轮作休耕政策的农户响应机制与优化研究2017M622097)”、江西省自然科学基金“劳动力成本上升背景下鄱阳湖地区农业生产方式转变对农业面源污染的影响机制与治理策略研究(20181BAB211006)”、江西省社科规划青年博士基金项目“异质性视角下农户参与耕地休养的行为机制及对策研究—以鄱阳湖地区为例(17BJ39)”、江西省博士后日常资助项目“鄱阳湖地区农户耕地质量保护的行为机制与政策优化研究—基于农地流转和产权稳定视角(2017RC39)”、江西省生态文明制度建设协同创新中心(省级2011协同中心)、江西财经大学生态文明研究院和清华大学中国农村研究院博士论文奖学金项目“土地细碎化、非农劳动供给和农地经营权流转(201609)”的联合资助。



地址:江西财经大学(蛟桥园南区)综合楼十一楼
联系电话:0791-83820732 邮箱:slendershu@163.com
江西财经大学生态文明研究院 版权所有